分类存档: 网络文摘

古诗歌朗读吟唱,太好了!

中学教师激情朗诵《将进酒》:http://www.guancha.cn/society/2018_01_03_441589_3.shtml

新北市灘音吟社洪世謃老師吟唱 閩南語: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903143/?from=search&seid=9916260229995221114

王伟勇教授吟唱《将进酒》是一绝,更带感: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573256/

闽南语吟诵 将进酒(女声):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854478/?from=search&seid=9916260229995221114

真正的《琵琶行》: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315628/

一个只来了中国一次的外国人,三句话就戳破了康乾盛世的假象

1792年9月26日,英国政府任命马戛尔尼为正使,乔治·斯当东为副使,以贺乾隆帝80大寿为名出使清国,这是西欧各国政府首次向清国派出正式使节。1793年8月5日(清乾隆五十八年六月廿三),英国使团乘坐一艘60门炮舰“狮子”号和两艘英国东印度公司提供的随行船只抵达天津白河口,之后换小船入大沽,受到直隶总督的欢迎,送上大量礼物食品。英国使团副使斯当东的记述甚为详细,由于礼物太多,船上空间狭小,只能收下一部分,而“以后不须提出请求,大批免费供应的物资源源不断送去”(《英使谒见乾隆纪实》)。这个排场的见面礼,让英国人大感意外,因为按照他们的外交惯例,除特邀外,一般使团的出访费用都是自理的。
让英国人意想不到的怪事接踵而至,运送礼物、食品的船只载着两名中国官员刚刚离开,由于“有些猪和家禽已经在路上碰撞而死”,所以英国人把一些死猪、死鸡从“狮子号”上扔下了大海。岸上看热闹的中国人一见,争先恐后跳下水,“马上把它们捞起来,洗干净后腌在盐里”。
在天津登陆后,使团沿白河北上北京。在英国人眼里,两岸的民居实在是太寒陋了,财务总管巴罗在《我看乾隆盛世》中有细致的观察,他有一项结论,“事实上,触目所及无非是贫困落后的景象”。
比经济上的贫困更令英国人震惊的,是清廷政治上的专制、黑暗和野蛮。登陆定海时,英国人对当地官员提出一个请求,找一个熟悉海路的人把他们领航到天津。年迈的总兵大人一口答应。不过,与英国人设想的出资招募、有偿使用不同,定海总兵的办法是派出虎狼之师到街上搜寻抓捕。
巴罗写道:“他们派出的兵丁很快就带回了一群人。他们是我平生所见神情最悲惨的家伙了,一个个双膝跪地,接受询问。”百姓当然厌恶白劳动,就罗列种种理由祈求赦免,“但总兵不为所动,命令他们一小时后准备妥当。”更让英国人开眼界的是,沿白河返程时,由于水位下降,船开不动,脾气大发的主事官员竟然“命令手下的兵丁让船长和全体船员挨板子”。
“那些可怜的家伙提供了船只、服了两天的苦役,这就是所得到的唯一奖励!”在这些英国人所了解以前的汉人王朝中,中国人是“全世界最聪明最礼貌的一个民族”。是以孔子的理论来指导的国家,整个帝国就和一个大家庭那样亲爱和睦。统治者是“充满了仁慈”的,老百姓则是诚实而礼貌的,“服从长上,尊敬老人。哪怕农夫与婢仆之辈,日常谈话或隔日会面之时,彼此非常客气,其殷勤程度胜过欧洲所有贵族。万千子民生活在祥和的环境中,可眼前被满清所奴役着的中国一下子就粉碎了他们对清廷的好感和对汉人的艳羡。
英国人对当时中国人的冷漠、缺乏人道主义关怀和公共观念也大为惊愕。使团的船经过运河时,一伙看热闹的人压翻了河中的一艘小船,许多人掉进河中,“虽然这一带有不少船只在行驶,却没有一艘船前去救援在河里挣扎的人”。最后,英国人劝说自己船上的人开过去救援也得不到响应。
马嘎尔尼对中国皇帝及其官僚逼迫他下跪叩头更是深感屈辱(注:三跪九叩是中国古代的臣子之礼。双膝跪地下三次,磕九个头。这是最敬重的行礼方式。据《周礼》记载,古代跪拜礼有九种:一曰稽首、二曰顿首、三曰空首、四曰振动、五曰吉拜、六曰凶拜、七曰奇拜、八曰褒拜、九曰肃拜。),对中国文明的敬意和好感也因而荡然无存。他后来成为主张用武力“教训”清廷的主战派。英国副使斯当东编辑的《英使谒见乾隆纪实》认为满清统治下的中国是“靠棍棒进行恐怖统治的东方专制主义暴政的典型。中国不是富裕的国度,而是一片贫困的土地,不是社会靠农业发展,而是社会停滞于农业。”

8月9日,使团离大沽赴北京,途中在通州停留,与中国礼部官员发生礼仪争执。9月2日,又离北京赴承德避暑山庄晋见乾隆帝,途中参观了长城。9月13日,使团抵达热河,向中国政府代表和珅递交了国书,并同其就礼仪问题再度发生争执。最终双方达成协议,英国作为独立国家,其使节行单膝下跪礼,不必叩头。
9月14日(八月初十),乾隆帝正式接见使团,马戛尔尼代表英国政府向其提出了七个请求,要求签订正式条约:
开放宁波、舟山、天津、广州之中一地或数地为贸易口岸
允许英国商人比照俄国之例在北京设一仓库以收贮发卖货物,在北京设立常设使馆
允许英国在舟山附近一岛屿修建设施,作存货及商人居住
允许选择广州城附近一处地方作英商居留地,并允许澳门英商自由出入广东
允许英国商船出入广州与澳门水道并能减免货物课税
允许广东及其他贸易港公表税率,不得随意乱收杂费
允许英国圣公会教士到中国传教
同时,英国使团向中国政府赠送了一批国礼,其中包括:前膛枪等武器、望远镜、地球仪等天文学仪器、钟表和一艘英国最先进的110门炮舰模型。
乾隆帝以无先例为由拒绝了英国的要求,他认为中国作为天朝上国,不需要外国的商品即可自给自足,双方不存在平等贸易的基本条件。
9月21日,使团回到北京。10月7日,和珅向使团交呈了乾隆帝的回信和回礼。使团离开北京,经京杭大运河往杭州等地参观。在游历了中国东部之后,11月9日,使团抵达杭州,12月9日抵达广州,两广总督在广州送行。
之后,使团在澳门停留了一段时间,并于1794年3月17日离开中国,9月6日回到英国朴次茅斯军港。马戛尔尼的随员安德逊说:“我们的整个故事只有三句话:我们进入北京时像乞丐;在那里居留时像囚犯;离开时则像小偷。”斯当东男爵 :“(清国)贫穷得令人惊讶,一路上我们丢掉的垃圾,会被生活在底层的百姓捡去吃”,所见的清国军队军着也如同“叫花子般”。
这次马嘎尔尼1793年的出使,首次打破了清朝“盛世”的神话。在马嘎尔尼的眼中,中华帝国只是一艘破旧不堪的旧船,自从北方满洲贵族征服以来,至少在过去 150 年里,没有改善,没有前进,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倒退了。他看到的是满洲贵族对汉民族的奴役,由于清朝长期实行奴化愚化统治,在整个中国从主子到奴才都处于“接近死人的极端麻木状态”的现实。

后来,马戛尔尼在日记里提到对这次中国之行的感悟: 对清廷政策:“清政府的政策和自负有关,它想凌驾于各国之上,但却鼠目寸光,只知道防止人民智力进步。” 同中国百姓生活:“中国普通老百姓生活还是比较贫困的,人人都很瘦,我们在中国人身上很少能看见英国公民那样的啤酒大肚,或者英国农民那种喜气洋洋的脸。” 最后,马戛尔尼总结道:“中国是一个神权专制帝国,它翻来覆去只是一座雄伟的废墟。人们生活在最为卑鄙的暴政之下,生活在怕挨竹板的恐惧之中。他们给妇女裹脚,残杀婴儿,统治者残酷却胆怯。中国最终将重新堕落到野蛮和贫困的状态。” 一个外国人,用他的一次中国之行,道出了他眼中的中国,也预见了之后的中国。